亚热带凌汛

To be truly brave./

「我們來自江南塞北,情系著城鎮鄉野。
燕園情,千千結。」
-

想带上我的相机再去一次北京成都,还有没去过的西安。其实还有好多地方想去看,这个世界太广阔了,可以承载我无边无际的好奇。

被这句诗苏到

有个朋友非常非常真情实感地给我写了他的事情,让我非常非常想抱抱他,想告诉他他很好,想告诉他去沟通去表达。

现在才稍认真地去看了朋友们前几天塞给我的卡片或者信,很感动了。我們仍然需要一些從別人口中得知自己的途徑。

其实心情在此之后并不怎么高昂。
无关考试的自我怀疑,有点难受。
看来只好把情绪堆在我的朋友们看不到的地方了,还是暂时想伪装一下自己。我这软肋太明显了。

现在开始,是16岁的人生

THE 16TH终于来了啊,必须承认所谓仪式感是很重要的。
-3-最近也成为了一个想用简单的颜文字来表达友好的人。
放下手机再踏踏实实地学一会儿再睡吧,夜晚适合一个人沉淀一下,白日里翻涌地太激烈了。

一些整点时刻

20180413
右边和后边
这个事情是,我在教室后面的橱柜前站着,在那翻箱倒柜地找书。突然我感觉有人拍了一下我的右肩,于是很快的地向右看,看哪个小朋友动的手。结果从我的左边传来偷笑,一看,是寇特。
昨天早上爬楼梯,教室在六楼,我的书包和单肩帆布包都挺重的。爬到五楼的时候突然觉得背包一沉,我以为是我的一个小姑娘,于是脱口而出:“又是哪个小瘪三拉我,重死了!”又听见一阵笑声,果不其然还是他。
牛奶盒儿
晚修前和我的几个小姑娘聊天,我坐在讲台旁边闲置的一张凳子上一边喝牛奶一边听她们叽叽喳喳讲,在发呆。牛奶盒儿空了的时候,程序员走到我跟前晃了两下,与我进行了互称“鹅子”的父子局battle。他经过我背后的时候,拿走了被我咬着吸管儿叼在嘴里的空瘪的牛奶盒儿。他一拿走我就乐了,我跟他说:“那你帮我扔了吧。”

-

其实我写这些是想说什么呢?是感谢这些可爱的人给我生活带来的一些简单的东西。